相关文章

徐州一女子为给孩子找亲爹 带仨男友去做亲子鉴定

来源网址:http://m.jsqzgq.com/

王宝强做亲子鉴定孩子不是亲生的新闻

亲子子鉴定背后多是悲伤的故事

也许意味着一个甚至多个家庭的分崩离析

孩子失去亲人的温暖

除了悲伤

是不是有想揍人的冲动?

“含在嘴里怕化了,捧在手心怕摔了。这么个宝贝蛋,一家养了十几年,最后发现不是自己亲生的……”随着“王宝强离婚”热门话题的持续发酵,“亲子鉴定”也成为民间的热词。晨报热线曾接听过多位市民打电话,咨询亲子鉴定事宜。记者走访业内人士发现,近年来,我市亲子鉴定的数目总体呈逐年上升趋势。

案例

以下案例为记者从多个亲子鉴定机构从业人员处采访到,人物均为化名

1她带三个男朋友做亲子鉴定

貌美的王然年龄不大,却已是一名孩子的母亲。而令亲子鉴定人员哭笑不得的是,她并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。

王然找到我市一家较为知名的亲子鉴定机构,并先后带来了自己的孩子以及三个男子。经鉴定,前两个男子均不是自己孩子的父亲。第三个,终于测得是孩子的父亲。“希望他们过得幸福,如果说付出了代价,是时候为孩子好好生活了。”鉴定工作人员说。

2知道20多岁的孙子非亲生嚎啕大哭

60多岁的汉子,在亲子鉴定机构的办公室里哭得像个孩子。他才得知,自己和儿子,花了20多年,含在嘴里怕化、捧在手心怕摔的孙子,不是儿子亲生的。此时,孙子已经上大学了。

出于对顾客隐私的保护,鉴定人员并未向记者透露更多细节。他表示,来做亲子鉴定的多是男子,一般是父亲或爷爷。如果亲子鉴定结果为非亲生,很多男人会失声痛哭,特别是孙子年龄大的——因为已经为孩子付出太多。

“甚至遇到过,两个孩子相差好几岁,竟然都不是这个父亲亲生的。我们都不太敢把结果告知,这确实让人难以接受。”鉴定人员说。

鉴定背后多是悲伤的故事

“现在不少人,特别是年轻人的性观念越来越开放,引起的“风流债”自然越来越多。但无疑,这对孩子来说是不公平的。作为一个成年人,应当对自己做过的事情负责。”我市淮海路凤凰书城写字楼7楼,一家名为“百盛”的亲子鉴定机构办事处内,从事多年亲子鉴定工作、该鉴定机构的负责人郭女士向记者表示,每次亲子鉴定,对个人、家庭来说,很多时候意味着一个悲伤的故事。

“我亲眼看过这么多亲子鉴定的事,背后多是悲伤的故事。你不能只看到王宝强离婚这样的八卦新闻。”郭女士说,每次亲子鉴定,不只意味着两个人相互的不信任,或许更意味着一个甚至多个家庭的分崩离析,孩子失去亲人的温暖。

一般鉴定“非亲生”比例是20%

记者联系多我市多个亲子鉴定机构,多名工作人员表示,亲子鉴定的数量在逐年递增。但也有机构的工作人员说,亲子鉴定的数目每年比较平均。

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表示,自己所在机构每年做亲子鉴定的数量在逐年增多,但不方便透露具体数据,“数据也不太稳定。但从总量上来说,肯定是增多的。因为从事这个行业的机构是比往年多的,这种技术现在也很成熟了。”

有业内人士表示,来做亲子鉴定的人基本都是意识到“有问题”。意识到“有问题”来做亲子鉴定的人中,鉴定结果“非亲生”的比例大概是20%。“当然,每个机构这个数据都不一样,每个时段也不一样,这只是一个可供参考的数据。”

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,因二孩开放政策,到相关机构做亲子鉴定的市民人数也是大幅增加。

“家长原来怕超生,没给孩子上户口,或者让别人养着。现在二孩政策开放,想把孩子要回来再上户口,需要证明亲子关系、做亲子鉴定。”业内人士向记者介绍。

司法鉴定和医学鉴定是两个概念

在采访中,多机构坦诚表示,所做亲子鉴定为“民用”,而非司法鉴定所用。“相关亲子鉴定的最终亲子鉴定书落款主要分两种:一是相关司法鉴定机构落款,另一类为民用公司落款。我们是后者,暂无前者的资质。但从准确度上,两者无差别,因为技术都比较成熟了。”

市司法局司法鉴定管理处工作人员表示,亲子鉴定主要可分为司法鉴定和医学鉴定两个概念。目前在市司法局登记管辖的司法鉴定机构,均不能做亲子鉴定的司法鉴定。市内做亲子鉴定的机构多为从“医学角度”做亲子鉴定,两者从技术上倒无太大差别。

司法鉴定多出现在诉讼活动中,通过特殊程序来做。这样的司法鉴定通常通过一定组织来委托,比如法院、律师事务所、公安部门等。但从效力上看,司法鉴定显然比“医学鉴定”更具备法律效力。

惨剧:英国男子疑戴绿帽捅死中国妻子 鉴定孩子系亲生

今天英媒称,一名英国大学讲师承认,他在误认为自己并非两个孩子的亲生父亲后,借孩子熟睡期间“疯狂捅死了”他的中国妻子。

身为丈夫的罗伯特-科尔今年39岁,他在位于纽顿默恩斯的家中捅了同岁妻子刘欣欣(音译)76刀,导致刘欣欣当场死亡。

检方法卡森称,科尔曾“怀疑”他的一个朋友才是两个孩子的亲生父亲。

他在庭审中说:“近期做的亲子鉴定显示……罗伯特-科尔就是孩子们的亲生父亲。”

扩展视频:与原文无关